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教师学生 >

无题

时间:2022-09-02 06:13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(一)

盘古初开,人类就有了“性”,“性”是人类是快乐之源。

禁欲,实在是人类最痛苦的事情呢!有什么事情,比得上对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,尤其是尝到甜头后,尚未完全喂饱“性”的饥渴的女人,若是断了她的“性”的需要,则比杀了她还要残酷。

女人是世上动物中怪物的怪物,是落花有情流水无意。

你真的追求她、呵护她、亲近她,则她退避三舍,离你远远的;不理她、不睬她,则她有意或无意之间的媚眼横飞似的,若即若离给你一种暗示,令人心头发痒的感觉。

梅琦跟她、他分开后,把同学们约到郊外远足露营,这是男女混合队伍,远征到郊外数十里地方。此地依山傍水,山明水秀,令人有心情舒畅之想。

梅琦刚离开三姨太她、他们已三数日了,顿觉心中有一股莫名的需要。一个人静静的站立在相思树下,回忆起和她、他们在一起时那种颠鸾倒凤的乐趣、欲仙欲死的神情。不知不觉间,下体穴肉似虫爬蚁走似的,淫水汨汨而流,混身乏力,穴内趐痒难耐,只得席地而坐下。

两眼朝前后左右看一看,未见其他、她同学在,则用右手顺大腿伸向三角地带用力按摩、搓、揉、抠,但未能止住内心的苦闷及穴内淫水的涌出。最后,只好用食指伸入穴内,徐徐进入,从进口处慢慢抽插,象宝华、黄绿医生及永禄等的模样,九浅一深的动作,及左右前后的挖、刮,子宫口的撞击等,种种作来解内心及肉欲之饥渴。

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息,心欲静而欲不止。因此而撩起洞口恍似黄河决堤,淫水滚滚而流,顺臀部而湿内裤再透裙子,如此才觉得稍为心中好过一点。

脸上通红,回忆起与她、他们盘肠大战时的情境,更加难受,欲念阵阵,此起彼落,涌上心头。

适于此时,开饭时间已到,同学们遍找无着。

有一男同学顾仲明,与她同班,生得魁武、英俊、潇洒,为人风趣脱俗,几为女同学互相争取的目标。

梅琦早就对他存有好感,媚目在有意无意之间,抛出过多少的风骚,为了想他,流过多少淫水。准备钓到此大鱼以娱夜夜春宵,以喂饱嫩穴的饥荒。

现在天从人愿,在此紧要关头,无法解决之际,顾仲明突然而来,顿使梅琦又羞又急,整个人呆在地上,脸上如六月晚上的晚霞,一直烧红到脖子上。右手一直留在穴内,不知如何是好。

顾仲明见到如此情形,一时未能会意过来,赶忙跑到她前面,轻声细语地询问。俊目往下一看,乖乖!可不得了,右手尚在三角裤内,裤子、裙子一片湿淋淋。

梅琦上面是穿低领的衬衫,内面没穿乳罩,两颗乳头经此激烈运作而起兴奋作用;两座山峰美如出笼馒头,两粒尖尖的乳尖坚硬的,似春笋初出土般挺起。

在此情形之下。何况是一个年轻体棒的小伙子,就是我这与嫩穴无缘之老家伙,睹此情境也会一柱擎天而出,冲破裤子呢!

何况未经入道的学子顾仲明,哪能受得了此刺激,那下面的肉棒突然如怒放的野马奔驰,把紧窄的裤子挺起老高。

他的肉棒属于竹杆型,细而长,怪难受的,便干脆把裤子拉炼拉下,露出那七寸多长、尖而细的内棒来。梅琦正在不知如何是好之际,突然似发现新大陆一样,急忙用左手抓住肉棒。手从穴内抽出,用力撑起身子,用樱桃小嘴去含住从裤内突出的救星用力吸住龟头,抓住包皮上下套动。

顾仲明经此双重挑逗与刺激,七寸长的肉棒更加坚硬,青筋根根暴怒,此时不管三七二十一,急忙将梅琦按倒在地,三把两把,把她低腰三角裤扒下,露出稀疏的阴毛,淫水润湿如雨后春笋般的珠水,白亮可爱,恨不得一口吞下。

再朝下桃源洞口看时,只见两山夹一溪,洞口之上一粒阴蒂如花生米般大而有弹性。肉洞尚有淫水隐隐而流出,洞口还在一张一合,如鲫鱼吐水般好看。

顾仲明至此已全身血液贲张,把身上衣服如阿兵哥紧急集合时着装的速度脱下,趴下腾身而上,长茅乱刺,但不得其门而入。

梅琦欣喜若狂,细皮向内起了鸡皮疙瘩而震颤,急急用右手引导肉棒而插入穴内。两腿尽量撑开,以便小哥儿之进出。

但是就是天生怪物,梅琦如泣如诉般告诉顾仲明,请他要怜香惜玉,须轻打细敲慢慢的来。一方面掀起上衣,露出两座似蓓蕾怒放的乳峰,左手环抱他的背后,一手抓住他的手在自己的左乳上用力按摩。上下交征,以达到进入兴奋与高潮。

他初尝肉穴之妙趣后,更加努力耕耘,抽插更加卖力,下下到底直抵花心。

肉与肉碰击的声音,在秋风微送之下,可闻数十步外之逮。

他右手抓住她的左蓓蕾,轻揉慢摸,小小乳尖已变成紫色,乳峰柔软润滑而结实,使他的手舍不得离开。

她这时另想到一花样,穴内久旱逢甘雨、乳峰得到抚慰而欢心,但尚有上面樱桃小口尚未得到津液而滋润。于是媚目横飞,红唇欲开还合。顾仲明也是情场圣手,一点即透,即忙俯身两下印上樱唇。

四片滚烫薄唇一触即合,梅琦伸出香舌,拨开顾仲明的唇齿,进入口内轻咬他的舌头。

这样上下交征着,他、她两人经过二十分钟左右,下面“噗噗”响声,上面“啧啧”连声,混合口水之声,交织成天然交响乐曲,二人混身衣服淋湿成灾。

他为了抽插方便改为俯地挺身之姿势,放弃上盘和中盘,专攻下面桃源洞。

上面则加紧抽插,下面则娇喘连连,上面则进进出出,下面则上下逢迎。

童子鸡遇到烂破洞,愈捣愈烂。他奋起神威,越战越勇,她久旱逢甘雨,心身舒畅、双手环腰,爱不释手。他每一下尽根到底,她每一下尽量迎合。七、八百下之后,她感觉他的龟头更加坚硬加长,下下吻着花心。

他的抽插急速上下,她是此中老手了,知道他已经尽出全力供应自己,只有等待下次再尝肉棒的滋味了。

他此时觉得背上发麻,就尽量抓住最后的机会,来日无多了,加紧压力,精关一松,滚烫的精液一泄如注,全部射入无底洞中。

她的子宫吸吮着他的明珠甘露,一滴不留的接收着。

两人食髓知味般,紧抱着舍不得分开。

(二)

正在两人欲仙欲死之际,离不远的浓密树林间,有一对发亮的眼睛,透过树叶向着这边免费观赏表演的一幕活春宫,男的是本校潇酒英俊的顾仲明,女的是本校校花梅琦小姐。

这位不期而遇的男生英豪,乃是本校低一年级班次的同学。因饭后找顾仲明玩玩,但不知去向,只有到处找。而在此地撞上他、她正在表演活春宫,把他只看得目定口呆,不知如何是好,只好作壁上观。

待两人云收雾散,束装待走时,便大声喊∶“顾仲明,你害我找得好苦,原来你们躲在此地谈情说爱呢!”

英豪边说边向他、她们走来,两眼不住向他、她二人打量着。

只见梅琦衣服尽是皱纹、裙子湿点斑斑,脸上红得象腊月桔子般通红,羞惭低头而无语,边掠散发,眼望天际。

顾仲明的脸上,汗湿尚未擦干,微笑着顾左右而言他。

英豪未便深问,知道这回事了。“找机会再分一杯羹吧!同学嘛!有福大家享,有穴大家插。”此事只有在心中盘算着,未便明言,便说道∶“大家到那边去看看好吗?”

顾仲明与梅琦二人异口同声说道∶“好,好,大家一起去好了。”

顾仲明急步领先,梅琦夹在中间,英豪走在后头,紧跟在梅琦屁股后面。

山地不平,更加山风阵阵,梅琦的裙子被风一吹,时起时落,露出混圆饱满的大屁股。她穿的是低腰三角裤,把雪白均匀的屁股连屁股沌沟都露出一半,把后面的英豪看得直流口水,真想赶上摸她一把。

一想不对,“仲明走她水路,我走她旱路;他攻她前门,我攻她后路,前后洞平均分配,各干各的,以免同学之间争风吃醋而起争瑞。”一面走着,一面心中盘算着。

“明天就要回校了,有的是机会偷腥,不怕你鱼儿不上钓。”想着┅┅想着不觉笑出声来。

走在前面的他、她都回过头来,问道∶“你是不是神经有毛病呢?走路就走路,有什么好笑的呀?”

他只得说谎道∶“或想到一件事觉得好笑,不知不觉间笑出声来,好吧,不要再说了,起快过山去玩吧!好早点回去休息,明天回校慢慢再谈。”

他、她二人也巴不得早点回去休息,因刚才二人所付出的体力,超出体能数倍,以为英豪不知道二人干的好事。

过山走马看花胡乱走一遍,梅琦催着道∶“我走不动了,这有什么好看的,回去休息嘛!”

三人只好往回走。

二人回到帐篷后倒头便睡,以补偷食禁果之疲倦。

但是英豪辗转反侧,无法成眠,脑子天人交战般想着∶“明日回校后,如何动脑筋与顾仲明平分秋色,水旱争强呢?”

英豪在校是运动代表,身材魁伟,精力旺盛,田径四百米得过冠军,课程每科都在十名以内,内娇娃追他的不乏其人。他父母俱是有身分地位的人,他本身尤其在求学期间,不敢胡作非为,若惹出问题,则身败名裂,上对不起父母,下对不起师长,各方面无法交代。

自从这次遇见二位男女同学,偷偷摸摸的乱爱,欲仙欲死的状态,可见其中乐趣无穷,瞬间使他整个人生观改变。

返校第三天是星期日,第二日是礼拜六,仲明就约好梅琦在某咖啡厅见面。

梅琦依约前往,喝了一杯咖啡后已接近十二时了,两人商议去吃饭后再决定节目。仲明提议来一瓶白兰地洋酒,以提高精神及兴趣,及血液循环快速,梅琦只有点头微笑的份儿。

经过酒醉饭饱后,前后离开餐厅,携手而行,迫不及待的样子,朝旅馆方向走去。

一进入四零八号房间,返身即关好房门。梅琦未及脱衣,即和身扑上,双手环抱着仲明项际,送上香甜的一吻。

仲明双手亦不闲着,急忙把她背后的拉炼一直拉到底,她双肩一缩,双手一抖,整件洋装落在地上,再用脚一甩,洋装已与她分开了,里面就剩乳罩及低腰三角裤。

他顺手牵羊把乳罩扣子解开,随手而下再把三角裤拉下。梅琦现在已变成身无一物,肉如白玉品莹,滑手可溜。

她伸出舌尖顶开他的嘴唇,四唇相接,双舌相卷,紧闭四目,尽量吮吸双方唾液,“啧啧”有声,恨不得把对方一口水吞下。

他,今天是有备而来,绝不放过一丝机会的抱起了梅琦,一步一步往床上靠来。把她往床上一放,她的双腿尚吊在地下,上身已仰卧在席梦思上了。

前几日在郊外时,虽然进行过肉搏战,袒裎相见,但那是在旷野之地,怕人撞见,未及浏览奇景及禁地。今天则不同了,他可以尽情的观赏,游人止步、只能看不能摸的地方,他也可以畅所欲为矣。

他一面将衣服三下五馀二剥下,剩下最原始的简单服装,变成一对亚当夏娃了。双方互瞪双眼,从上往下瞄着。

男人看女人,外表看面孔,讲话是否嗲声嗲气、媚眼钓人、姣柔做作等。一旦女人脱光,一丝不挂,则男人的眼光,就不会朝脸上去看了。

第一步接触是皮肤白不白啦、双乳结实不结实啦、乳尖尖不尖啦,或鸡头肉是否生育过的乳,或变成布袋乳等。

再下去就是腹部平坦否,有无疤痕等,阴毛长短及浓稀、阴阜生得饱满不饱满。

最后,最关心的阴户是否太黑或太宽大及形状。

女人看男人,则是身材高度。魁武、结实;女人对男人最注意的地方,是男人对女人进攻的武器,最能使女人消魂蚀魄,能使女人欲死欲仙,痛快时喊要上天了的“肉棒鸡巴”。

他或太长,只怕自己的小洞吃不消,容纳不下;太短,则未能抵花心内地;太粗,怕撑破自己的穴;太细太短,则为隔靴搔痒,于事无补。接触二、三次后则避之则吉,你再不要想碰她了,这是笔者数十年接触过女人经验之谈。

(Unica按∶写色情小说的人都是很辛苦的。)

现在言归正传,再谈仲明低头看床上的梅琦,如待宰羔羊,胸前两座乳峰,好比两个饭碗覆盖在胸前。尖似未开放的蓓蕾般坚挺,乳晕白中带红,令人愈看愈爱,恨不得一口吞下。

沿途而下平坦而光滑,皮肤雪白均匀,再下就三叉路口,阴阜隆隆肿起而饱满,稀松阴毛细而黑亮。

接下去分叉顶头则是阴蒂,花生米“半片”大,此处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,若碰她一下,则她神经都会发颤呢。

仲明把她两腿分开来看,洞口已经露水蒙蒙了,肉洞稍微开放了有些润湿。

像小孩肚子饿了的样子,等待大人来喂乳般等着。

梅琦紧闭双目,娇羞欲滴,脸上如石榴般通红,左手抓住床沿,右手伸直握住他的肉棒,缓慢地上下套动着。

他的肉棒更加坚硬笔直,龟头已呈紫黑色。她已知时间差不多了,偷偷的媚眼露出一条缝,看他今天如何来享受自己的小穴。

仲明此时再不犹豫了,把她两小腿分开架在肩上,以增加阴户突出胀开,便于小宝贝通行闯关。

他箭已离弦,腾身一举而入。

梅琦突然受此意外插入,痛的“唉呦”连声叫∶“死鬼,慢慢的来好吗?今天随便你怎么都可以的,不要急吧!应该冷静点,慢慢的品尝,不要没几下就曳甲丢兵,掩旗息鼓,拖枪而走,那看我饶你才怪呢!”

仲明听她一说,急忙收摄心神,心无旁贷,沉着应战,战术改为九浅一深之姿势,持久抗战消灭敌人。

梅琦则收紧荷包穴,洞门半开,双腿稍夹,屁股挺迎半高,他进、她退,配合得天衣无缝,长期抵抗。

梅琦经过数百下后,穴门自动放开,因慢慢吃出滋味来罗,准备大吃一餐。

肉洞内外阴水有如黄河决堤般,肉棒进出带动阴水“啧啧”连声的响,加上肉与肉撞撞之声,汇成一片有节奏的音乐。

女人始终是占便宜的,仲明站在地上聚精会神的努力耕耘,就怕得不到主人好感般的干。

最后提出抗议道∶“这样我太吃亏,太累了,换个方式嘛!”

一面说着,一面将她推过,变成侧身而卧,从后面进攻。肉棒与洞洞含住不放,再进行交易。

梅椅已丢了两次水了,所有淫语已随口而出,喊道∶“亲哥哥,你今天真能干,肉得小妹快活死了,小妹都没有这么痛快过┅┅唉哟┅┅又撞小妹花心了┅┅唉哟┅┅魂儿上天了,哥哥继续努力吧!妹妹是有所报答你的。”

仲明经过一阵急抽插,本来已有点力不从心之感,经她数句高帽子话一戴,又强提精神,咽一口水,舌尖紧抵上唇,提起长茅,勒紧疆绳,奋起精神冲刺。

她经此连番杀伐,早已溃不成军,为了争个面子,勉强维持个不败的场面而已,但早已成昏迷状态。他从后面进攻数百下,下下直抵子宫口,硬把她的子宫门敲开,淫水顺着大腿、屁股沟等处直流。

仲明处此疲劳轰炸,只觉脊梁骨酸麻,难于控制,精水一泄如注,“噗噗噗噗”一滴不留射进她的小穴内。

两人经此马拉松式奋战,俱皆疲忿不堪,双方闭目养神,以备第二次再战。

战场上残兵败将,无力再收拾和清洁他的肉棒,尚留在穴内而待其软化后自然滑出。

二人过了数分休息后,他起身清扫战场,扳开她的双褪,只见两边穴肉红通通的煞是好看,二人混合精水保俱从小小肉洞中汨汨流出。

他赶抓一把卫生纸塞住洞口,以免服务生收拾房间时骂一声∶“缺德鬼呢!

会偷吃不会擦嘴巴呀!”

(待续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