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旅游纪事 >

怪叔叔番内篇

时间:2022-08-31 06:12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(一)

话说老子到了韩国,人生地不熟,只好找饭店柜台的美眉搭讪。其中有一个长得非常的不爱国,偶就锁定她吃吃豆腐。***的,人一有钱,相貌就变得好看起来,以前老子跟女生说话,她们都好象看到鬼,现在老子有钱,女孩子就巴上来,非常的现实。

话题又扯远了,老子赶紧言归正传。那个女生满口酱子、酿子,比台北还台北,偶就粉奇怪,酱子偶素知道,酿子还素一个好心的老大偷偷告诉偶,偶才学会,怎么这一管马子也会?后来才知道她曾经来台湾留学。老子只知道留学要到美国,原来台湾也可以留,早知道老子就不用辛苦考托福,还被补习班那个怪兽讥笑,叫偶跳机比较快。

总之,偶就和她商量,要她当向导,一天给他三十美钞,偶看她林嘴都笑歪了。后来她就问老子想到哪里玩?想要玩什么?偶实在粉想跟她说∶老子粉想玩女人,当然在房间里玩,但素实在说不出口,临时又想不出除了窑子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,刚好那时有一个长得粉爱国的女人走过去,偶灵机一动,就跟她说∶‘板门店。’

大概韩国的男人也粉好色,所以她也猜偶会去哪里,就带偶去那条街上逛,那里的女生都穿白纱,坐在橱窗里让你挑,老子一进门,四面八方就响起了一片‘俺娘’声。

说到这,偶就有一个粉严肃的文化问题要跟各位老大讨论,这个‘俺娘’,它的全名是‘俺娘卡湿咪大’。象我们这个国家比较先进,通常都是问候人家的妈妈,象‘×你娘’啦什么的,尊敬一点的就操他十八代祖宗,反正都是问候别人。这里的情况特别,连***妈粉湿,咪咪又粉大都告诉你,不素表明你来×俺娘吗?

这里的风化区粉落后,店里没什么装潢,有点象我们乡下的‘脚搔间’,老子挑了半天也没一个像样的,只好随便找一个凑合凑合。

进了房间,嘿,***的,还真象家父以前常去的那一家,让老子有点发思古之幽情,不过床单潮潮湿湿的,看来比老家的还落伍,老子现在有钱,***的用这种货色没的失了尊严,于是临阵收兵打道回府。

好久没写《怪叔叔》,写来文思常有不继,自觉没有以前的韵味,是一篇失败的作品,下一篇也许会好一点?

(二)

老子回饭店,一路上粉不爽,马子向导看在眼里,只好尽忠报国,当然这其中有粉多转折,老子只好细说从头。***的,不细说从头难道还细说从尾?说起这个尾,实在素男人最大的遗憾。

听说男人以前都有尾巴,后来退化到只剩一根骨头。各位老大想一想,要是前面退化,那该有多好?***的,结果前面一直进化,就变成一条筋,还不如退化。老子说--偶是说三声那个子啦--柔弱胜刚强,***的,柔弱怎么会胜刚强?老子--这个素在说偶啦--有一次喝过头,那个就粉柔弱,老板娘就粉无奈,一直要偶刚强,老子刚强不起来,那个差点被老板娘当牛筋吃下去。

***的又说到哪里去了?话说马子向导回饭店就带老子去看那个脱衣秀,台上就一排女人露奶奶在那里琼瑶--素穷摇啦!***的这是手民误场,大哥别见怪。那个舞台离座位有一段距离,老子连她们的五官都瞧不清楚,就别说奶头素什么颜色了。看完脱衣秀,剩下的节目就没啥看头,马子向导就带偶去试手气,各位老大一定猜到老子住在哪家旅馆了吧?

那个赌场也没几个台,倒是端酒的小妹都粉骚,老子那时大赢,几个骚货都跑过来挨挨擦擦,马子向导就不太高兴,说酿子会输光光。***的,那么早回房孵鸡巴蛋吗?结果,***的老子就把马子向导带到房间里面去了。

这里的女人粉奇怪,古人说‘海畔有逐臭之夫’就素这个意思,这个海畔不知道是不是指这里?偶记得以前老板娘看到偶脱袜子,都会叫偶拿远一点,粉伤偶的脆弱心灵。有一次,老子故意把袜子塞在床底下,老板娘干到一半,突然坐起来,差点把老子的那个拗断,嘴里一直骂小咪素猫啦又偷吃咸鱼。偶吓得差点又变牛筋。

进了房间,老子打开电视,就开始找Discovery的频道。嘻嘻,素找有料电视啦,来这种地方看Discovery,你当我头壳坏去呀!马子向导粉敬业的开始搜捕偶的脏袜子,也素奇怪,她只要脏袜,脏内裤、脏内衣她就不洗,***的柿子挑软的吃,只会做婊素表面功夫啦。

写到这里都还没A到,现在就来A一下好了,免得各位老大进化得太快,贵老婆又不爽了。

不过这档事也没啥好写,总之,就是‘哼哼哼,哈哈哈’,体位就素瞻之在前,忽焉在后,仰之弥高,钻之弥坚。***的洞老嘻,素孔老大的名言啦!

(三)(?)

话说韩国美眉到处地找臭袜子,无奈老子穿的都是免洗袜,她只好退而求其次,开始找老子的内裤,***的,老子才刚到,哪有什么给她洗?后来偶就看到她的眼光转到偶挂在椅子上的大衣,老子赶紧把它收到衣橱。***的!天气这么冷,明天没这件大衣老子就冻死了。偶看她是非洗几件东东不可的样子,就把牛仔裤脱下来丢给她。她楞了一下,脸上露出无辜的表情,偶这才体会,原来她们也是柿子挑软的吃,碰到大件的衣物,她们也不干。

后来,后来我们就坐下来聊天。算了,这一段没什么情色,想来各位老大也没什么兴趣,咱们就从后来的后来说起。反正偶们后来就到床上去了,脱衣服的事也一并跳过,这个也没什么好说。总之,她就一口把老子的那话儿放在嘴里,偶就斜靠在床头柜欣赏她的动作。

以前有一个姓胡的家伙说咱们老中是差不多先生,什么事都青青菜菜,这句话真***的对,那个偶的亲亲老板娘,老是不肯替老子服务,国父说那个下等人也要服一人之务,造一人之福,老板娘这么聪明,照理说应该服千人之务才对,却连偶都不服务,真是国家之耻。

有时候老板娘不太过瘾,她也会抓起来放在嘴里服务一下,但是脸上都没什么表情,而且都麻只用两根手指头夹住,最多三根,总之就是非常的不敬业。这个韩美眉就粉敬业,脸上都带着粉陶醉的表情,三不五时还跟你抛个媚眼,小屁股像小白一样摇个不停,好象粉需要老子狠狠给她一枪,而且从头到尾都用两手扶着老子那话儿,一副以客为尊的模样。

说到这个表情,老子就想起以前的一管马子,后来她就嫁给老姜,后来老姜车祸死了。***的,故事说得太简单,恐怕各位老大听得一头雾水,老子还是挑点色色的情节服务各位。

说起这个马子,给老子的印象粉深,老子写的色文有粉多她的影子,各位老大可以猜猜她素谁。其实她也不素顶喜欢服务,不过只要轮到她服务,她就粉认真。有时候她会不认输,想一直把它吞进去,但素嘴巴又太小,那时候她的嘴角就会露出森森寒光,因为她的犬齿襄了银牙,偶每一次看了都粉害怕,怕她的银牙没感觉,一不小心老子就断了后代。

别看这马子长得娇小玲珑,清清秀秀,脾气可素非常凶悍,有一次她跟老姜不知怎么,偶亲眼看她趁老姜不注意,在地上拾起砖头,往他脑袋就素一记,老姜差点当场趴下,粉像卡通里面那只被老鼠打的猫。

后来偶问老姜,这才知道,如果男人在床上老是败下阵来,那老婆准定对你不太尊敬,而且三不五时,会抓住你的弱点,让你觉得你在天天戴绿帽。不过事实也差不多素这样,老子再清楚不过了。

有一次大概老姜没尽到责任,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跑来敲门,老子刚被老板娘操过还没恢复体力,她把它放在嘴里嚼了半天,然后一脚就跨上来,差点没把偶操死。后来,后来老子就跑去买股票,因为明牌是抬起来就变大,不是台硕就是台扬,等一到号子,偶就改变主意,因为偶又看到阿花姊姊那个姘头,垂头丧气的在那里打瞌睡。老子灵机一动,莫非明牌素一抬就杀?

前几天开进一个陌生网站,里边也贴老子几篇文章,而且还有回应,老子一想,偶在元元贴了年馀,收不到几封回应,居然礼失要求诸野,就兴匆匆的进去了。没想到一进去,肛门就先挨一枪,然后‘伴侣’的小惠也被 翻,真是可怕的地方。怪叔叔的回应也有几篇,但素看不到,各位大哥要素知道,可否告诉小弟,看小弟总共挨了几支暗箭?

所以老子就想出一点办法,以后在文章里夹杂一些问候语,以后施暗箭者,老子就先下手为强,各位老大有什么好点子?

(四)(?+1)

话说老姜没把家里照顾好,他的马子就常来这里寻老子开心。老子心想,让她白开心老子不素亏大了?刚好那时候小妹回乡下,偶就叫她有事没事打扫一下房间,那个马子也实在粉懒,一天下来只有床铺整理好,地上的卫生纸也不捡起来,整个房间都素腥味。

刚好隔壁的隔壁新搬来一个踢大┅┅对不起,素T大啦┅┅的学生,那时正带两串蕉来拜码头,一进门就看到满地卫生纸,偶看他的表情充满惊讶,眼神粉复杂,偶猜那一定素羡慕和佩服。

后来┅┅后来老子就把门关起来,叫他等一下再进来。因为***的偶回头一看,那个开心马子正在脱衣准备开心,***的,怪不得那个踢大的眼神会复杂,原来一不小心就让他白开心。这个“开心”两字用太多有点儿港味,下次老子得换点名堂,要不然各位老大还以为老子素心脏外科权威。

话题好象扯远了,偶有义务把它拉回来,诸位老大可以放心。

话说那位踢┅┅T大啦┅┅的学生,偶猜一定素读应用数学的,因为他数学粉好又粉会应用,有一次偶跟他玩骰子,老子掷个五点,他也不说他掷六点,偏要说(5+1)点,老子算数不┅┅嗯┅┅不专长,算半天才知道他素在说六。

这个T大的还有粉多妙素,那个时候偶们正在上说文解字,老教授怕偶们以后没饭吃,就教一些有的没的┅┅就素拆字啦,象竹本口木子就素笨呆子之类。

有一次,老子就把他的名字分解一下,就素口土土十十中一力,那位老兄看了一下,就把它改成方进程∶口(土+土)+(十+十+中+一)力=哇+勒=哇勒。(开个玩笑,哇兄莫介意。)

言归正传,这一次一定来点重咸的,让各位老大开开心。话说那个韩妞正陶醉在老子的那个下,老子就粉不客气的抓她那两个玩。其实人也实在粉奇怪,为什么玩来玩去就素那几个点?

而且老实说,那里也不是特别好看,有一次偶就粉好奇,把亲亲老板娘的大腿拉开仔细研究,好象也没什么美感,有个老大形容它素毛鸡,偶看着不象,倒象素瘪着嘴流口水的欧几桑。

后来偶才知道,马子跟数学也有关系,数学不素都要点线面吗?点就素三点嘛,三点就素面┅┅素面┅┅对不起,***的,肚子有点饿┅┅素面啦,面不就素脸吗?线就素曲线啦,意思就素说,马子不但要三点长得正,还要有曲线,脸也要好看。***的这素踢大┅┅T啦,T啦,***的老素忘了英数。

那个踢┅┅T大的老素害偶打错字,老子有一次就向他抱怨,他说其实他真素被踢大的,如果不素他老子天天踢他,他就上不了T大。老子想想也对,要不素老子从小喜欢玩亲亲的游戏,也不会进这家?大,可素,可素┅┅老子为什么进不了交大?(各位老大可不能骂人喔!)

(五)(听说素16)

话说老子抓着韩妞的奶子把玩,她就开始鸡猫子鬼叫起来,嘴巴咿咿唔唔也不知道她在叫什么,她看老子丈二金刚,才猛然换个语言∶‘喔~~老甲鱼~~喔~~亲亲达达~~’

***的!这个年头还有人用‘老甲鱼’吗?这个马子一定粉爱偶们的古典文学。偶记得以前和一个马子发生关系,她就粉现代,满口‘OH MY GOD’、‘COME ON’,老子洋文不怎么灵光,也不知道怎么回应她,只好跟她亲嘴。

***的!老子就上了大当,因为老子不爱洗澡,她又刚刚替老子这个┅┅这个┅┅服务过,所以和她亲嘴就不太卫生,还好那个时候没有流行肠病毒,所以建议各位老兄亲嘴前一定要用肥皂洗手┅┅漱口啦,免得病从口入。

好了,现在为了顺应情色版的需要,就来一点重咸的口味,下文含有腥味,请不爱色文及十八岁以下青年跳过此段。

老子就把她翻平,狠狠的给她七、八千下,然后把她翻过来,再给她七、八千下。***的,老子看各位老大的色文,动不动就素几百几百下,也不知道各位用的素什么单位?象老子以百为单位,都弄得两膝红肿,真得佩服各位老大的神勇。

有一次,老子和几个死党去逛窑子,老子进去办完事,想想太早出去准会被讥笑,就在里面抽烟耗时间,那个公主用粉谅解的语气跟老子说∶‘再抽两根再出去比较好。’老子想想也对,就多抽了两根,没想到一出去,他们居然还没出来。***的,老子就不信他们能搞两个小时?

说到这个色文,偶实在粉佩服各位老大,能把做爱描写得粉好,怎么摸啦,怎么流水啦,都写得一清二楚,象老子一看到女人就什么都忘了,等到办完事后悔都来不及。

有一回老子不信邪,就把过程抄在纸上作弊,譬如说,第一,先亲个嘴;第二,要记得摸头发┅┅但素每次老板娘都不给偶机会练习,象老子想先亲个嘴,她就把衣服脱光了,那个步骤应该在第九,而且应该由我来做才对。***的,既然是她先乱了套,老子只好先上再说。有时候嘴素亲到了,但素她又乱摸人,老子忍不住就给她一枪,***的要作弊也挺不容易。

话说那个韩妞叫得粉大声,也不知道素不素真的粉爽,老子就粉奇怪,她爽不爽干老子屁事,老子花钱素自己要爽,如果她粉爽老子不素被她玩去了?所以老子就在她屁股给她一巴掌。没想到她挨了一掌更爽得厉害,嘀嘀咕咕的指着另半边,意思就素说,要素有恩客打你左边屁股,右边也要伸给他打。这个韩妞的敬业,绝不素偶们可以比得上的。

后来偶听老金说,幸好老子素在汉城,要素去济州岛可不得了,听说那里的马子更敬业,非把你操到脚软绝不放人,猪头老板一定来尝过甜头,所以现在改开济州豆腐,***的,素不素要榨干口袋,就不猪道了,反正老子看到济州就退避三舍。

对不起,话题又扯远了,话说韩妞挨了几巴掌,就越发浪起来。古代的人真的粉厉害,象这个浪字就用得粉棒,你看那个韩妞,她的屁股就象一波波浪头,那里也是水源丰沛,古代人一定是英英美代子就打炮,才会想出这个字。有一篇色文更妙,一开头便开宗明义,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,***的,千古风流人物都被浪淘尽了,那个韩妞一发浪,老子当然就被淘尽,***的真是古人诚不我欺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